返回

第477章 第一女帝 (番外7)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477章 第一女帝 (番外7) (第1/2页)

    一年后,七月十四,云国的傻太子因为不小心掉入了井里死了,所以云国皇后当夜也悬梁自尽了。

    随着第二天云国发丧,一道圣旨像是数万颗地雷一样,震惊了云亓两国。

    那就是,登基不足两年的云国新帝,竟下了圣旨,要退位。

    与其说是退位,倒不如说是将皇位拱手送给亓国新帝。

    对此,云国百姓们纷纷认为新帝一定是因为皇后的死受了刺激,或者是被人给操控了,要不就是被下了降头。

    云国官员们群体上书要云国新帝三思而后行,但云国新帝执意如此。

    官员们了解新帝的雷霆手段,说一不二的性子,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有乐观的官员觉得,如果由亓国新帝接手云国的话,其实对云国来说也没什么区别。

    毕竟,现在两国关系友好得亲如一家。

    之前还有不少人偷偷猜测,两国的新帝相处得之所以如此融洽,他们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

    所以,两国合并也在情理之中。

    而亓国百姓们在震惊之余,则感慨自家新帝的治国能力竟已经到了让别国皇帝无地自容的地步了。

    虽说,在云国皇帝的励精图治下,云国正以一片大好的形势继续发展,可与亓国比起来还有着很大的一段差距,以至于云国皇帝一时想不开,竟将皇位给送了过来。

    当然,这些都是对亓国新帝盲目崇拜者的臆想,至于其中内情,谁也猜不透。

    毕竟,除了云国皇帝之外,谁也不知道。

    就连晚上接到了退位诏书的亓国新帝,也脑袋一片空白。

    在静坐深思了半盏茶后,不顾众人的劝阻,连夜风风火火的亲自赶去了云国。

    在这一年里,亓国新帝带着人修了一条联通云亓两国的便捷大路,可以不用再像之前那样需要辛苦的绕过弯曲的山路才能到达云国了,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顾瑾璃到了云国皇宫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而戴着面具的云国新帝,似乎早就料到了顾瑾璃的到来,他一身黑袍,早早的等在了台阶上。

    待顾瑾璃被人迎着过来,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不免得紧了紧。

    顾瑾璃风尘仆仆,大步流星的上了台阶,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云国新帝,气息微喘:“为什么?”

    云国新帝静静的看着顾瑾璃,并未言语。

    顾瑾璃凝视着云国新帝片刻,眼睛里闪过一抹怒色。

    素手轻扬,她手里的银针抵在云国新帝的颈间,一字一句道:“说,你是谁?”

    云国新帝苦涩一笑,轻声道:“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说罢,他屏退了一旁的小太监,往内殿走去。

    “皇上,小心有诈!”这时,跟在身后的杜江神色谨慎的提醒道。

    顾瑾璃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过去。

    杜江与秦峰对视一眼,也紧跟其后。

    到了内殿后,里面空无一人。

    顾瑾璃四下打量了一番,冷声道:“哥哥呢?你将他如何了?”

    云国新帝走到书柜后,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只见书柜后面竟出现了一个暗格。

    暗格上面,竟供奉着一个灵位。

    灵位上,写着几个让顾瑾璃浑身冰冷的字,亓国南阳王世子陈泽轩之牌位。

    他是云国真正的太子,可却被莫离骗为凤国太子。

    多年来生活在仇恨里的他,有三个身份。

    而死后,他选择的却是自有记忆来便拥有的身份,也是最温暖最干净的身份。

    南阳王世子,有着疼爱他的父母,有着显赫的身份,在世人眼里举世无双,白玉无瑕,如谪仙似的人。

    活着的时候,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脸上戴了一层又一层的面具,时间久了,他都忘记了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

    回到云国后,他与云国皇帝、皇后通过滴血验亲正式了自己的身份。

    病入膏肓的云国皇帝从未想过,自己的儿子会被人掉包成了南阳王世子,喊了敌国的王爷二十多年父王,一时悲愤交加。

    皇后的反应比老皇帝还大,因为她没想过,莫离骗了她的感情并利用她不说,竟还丧心病狂的将真正的太子给换了!

    她本就病弱的身子更是弱不禁风般,摇摇欲晃,被人抬回了宫里。

    老皇帝撑着一口气,匆匆下了圣旨,传位给了陈泽轩。

    后来,陈泽轩继位,皇后也从未踏出过宫门一步。

    似乎,陈泽轩这个新帝与她没什么关系似的。

    他不是她的儿子,只是一个外人,还是回来抢皇位的外人。

    可能,这些年来,她将所有的母爱和耐心都给了傻太子,所以对这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儿子并没有什么感情。

    毕竟,皇后只是怀胎十月,将陈泽轩给生下来了而已。

    生恩不及养恩大,所以陈泽轩只希望自己死后,灵魂可以继续回到南阳。

    回到那个充满自由和谐的地方,那个纯净有爱的地方……

    冰冷的牌位近在咫尺,可却像是有一道无形的沟壑,横跨顾瑾璃面前。

    顾瑾璃怔怔的望着那牌位,两脚像是生了根,牢牢的扎在了这地上。

    她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无法接受道:“怎么会……”

    云国新帝摘下了戴了一年多的面具,露出了李玫儿的脸:“当初您身体里有蛊虫,又怀着小皇子,所以必须要将蛊虫从体内引出才行。”

    “那蛊虫要从您的身体里出来,必须重新寄生在活人身上。”

    “皇上也中了主上的毒多年,那时候虽然被逍遥子神医给解了毒,可最多只能活三个年头。”

    “为了救您,他便不顾大家的反对,将蛊虫引到了他自己身上。”

    想起了陈泽轩痛苦的模样,她忍不住落泪:“每次毒发,皇上都痛不欲生。”

    “再加上没日没夜的处理政务,他的身子便彻底的垮了。”

    李玫儿吸了吸鼻子,继续道:“为免居心叵测之人趁机作乱,皇上下令封锁驾崩的消息,并让我假扮他。”

    “至于遗体,皇上说想要火葬,将骨灰撒去南阳。”

    顾瑾璃听到这里,不用想也能猜到,为何他对自己避而不见的原因了。

    还有之前她收到的那些信,也一定是李玫儿代劳的了。

    蛊虫在她体内兴风作浪的那种感觉,她比谁都清楚。

    那种痛,能让死人疼活了,活人疼死了。

    陈泽轩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一次次的熬了过去?

    她以为,莫离只给自己下了蛊,没想到多年前就对陈泽轩下了手,真是可恶!

    不,最可恶的应该是陈泽轩,他中了毒,为什么不说?

    谁又允许他擅作主张的将蛊虫引到了他身上的?谁允许他死后火化的?

    他,不是这世上最深情的人,而是最无情才是。

    因为,他除了一个毫无意义的灵位之外,连一个衣冠冢都没有留!

    “这也是皇上的意思。”李玫儿将手里一道明晃晃的圣旨给了顾瑾璃,李玫儿继续道:“皇上说,在皇后死后,便将皇位传给您。”

    顾瑾璃手里拿着这圣旨,只觉得千斤重。

    当初陈泽轩回云国,便说过是担心云国往后会对她和孩子造成威胁。

    可是,她从没想过,他是要将云国也交到她的手里,要她一统天下……

    是的,只有将天下攥在了手里,才真正做到了至高无上。

    陈泽轩对她的这份情意,太重太沉,让她如何还得起?

    李玫儿见顾瑾璃咬着唇,一副明明悲痛欲绝却又要强忍的模样,小声道:“您可能不知道,皇上他最讨厌的便是黑衣服,因为主上最喜欢黑衣。”

    “但他回到云国后,所有的衣服都换成了黑袍,所有的菜式都是按着您的口味来的,每日不管多忙,也会将您写给他的信从头到尾看一遍。”

    顾瑾璃捂着胸口,心脏抽搐的越发的厉害。

    李玫儿擦了擦眼泪,缓和了一下情绪,半晌才道:“皇上他这辈子从来没爱过任何人,而您……是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只是,您心里装着的人是宁王爷,所以皇上他爱您,却不敢说。”

    爱一个人,便会悄悄的变成了他的样子,爱上他的习惯和喜好。

    在亓灏离开后,顾瑾璃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亓灏的样子。

    而在离开顾瑾璃后,陈泽轩也喜好着顾瑾璃的喜好……

    将圣旨紧紧的搂紧怀里,顾瑾璃泪如雨下,满心的悲伤仿佛要将整个世界淹没一样,痛哭道:“哥哥……”

    眼前的床是陈泽轩离开之前躺的地方,脚下的土地被他每日踩过不知道多少次,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沾染过陈泽轩的气息,只是顾瑾璃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她,永远的失去了他。

    现在想来,早在一开始,他便做好了所有的打算。

    戴着面具回云国,不以真面目示人,并对外宣称“轩世子”游山玩水去了,那是因为他担心如果有朝一日离开了人世,南阳王和南阳王妃知道了难过,以方便死后找人代替罢了。

    一颗心揪得生疼,顾瑾璃走到牌位前,伸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轻声问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这一问,让李玫儿刚停住了眼泪,再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顾瑾璃见李玫儿哭得伤心,转头又红着眼睛问道:“他可走得平静?”

    李玫儿脑海中浮现出尹子恪临死前交代完遗言后,那了却心事的笑容,心酸道:“您生产那日,皇上没的。”

    “走的……不平静。”

    虽然知道,有时候谎言会让人心里舒服一些。

    但是李玫儿却无法撒谎,当然也绝对不是故意让顾瑾璃不舒坦,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让顾瑾璃知道。

    比如说,陈泽轩对她的爱有多深,为她付出了多少,为她承担了多少。

    只有让顾瑾璃知道,才算得上对得起陈泽轩。

    

  第477章 第一女帝 (番外7)-->>(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