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九一章 万千柔情(全剧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六九一章 万千柔情(全剧终!) (第2/2页)

不是那样的,她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肖小姐狐疑的望了他半晌,才拉住他手,温柔道:“林郎,她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那个,她是我的一位老朋友!说起来,我之所以能遇到你们,她是立了首功的!可是除了我,她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朋友了。所以,她非常的寂寞,就提出了一个很合理的要求,希望我每年都能去陪她吃、陪她玩、陪她——咳,咳,陪她聊天!”

    肖小姐想了半晌,眨眼笑道:“原来是这么个三陪!那她要你陪她多久?”

    “她说,等到有一天,我数清了她头上的白发,她就可以一脚把我蹬开了!”

    肖小姐愣了半晌,噗嗤道:“你这朋友倒也有趣,直接说喜欢你不就行了?既然想要你陪着,她为什么不嫁给你!”

    “那是不可能的!”先生长出口气:“她说我蹂躏女姓,犯的是重婚罪!没有砍我的头,就已经是便宜我了!”

    “重婚罪?”出云公主想了半天,也想不起大华哪条律法里有这么一条。只得摇头微笑:“说我林郎蹂躏女子?那她怎还送上门来?这世上的女子啊,多是口是心非!我看她能忍到几时?”

    “是,是!”林郎忙不迭点头,又是苦恼,又是欢喜。

    二人正说着话,远远的堤上忽然奔来个窈窕的身影,急切唤道:“坏人,坏人——”

    这称呼够特别的,林晚荣吓了大跳,慌忙迎了上去:“慢点,慢点,我的二小姐唉,你是要吓死我啊!”

    他一把将玉霜抱进怀中,急急抚摸她小腹,倒将二小姐羞得俏脸通红。

    这些年过去,玉霜早已不复那个青涩的小丫头,她发髻高盘,妩媚俏丽,便是一个如花少妇,几可与大小姐比肩了。

    肖青旋笑着拉过二小姐:“妹妹,你都有身子的人了,可千万莫要鲁莽!”

    玉霜羞涩应了声,拉住先生的手:“坏人,家里来客人了,娘亲、姐姐和凝儿姐姐正陪她聊天呢!”

    “客人?”坏人想了会,脸色忽然大变:“你是说陶小姐?乖乖玉霜,你赶快回去,就说我不在,出长差了,去高丽、去突厥、去西洋,说我去哪儿了都行!就是别说我在家!”

    二小姐嘻嘻一笑:“这个借口,你已经用了四年了!人家陶姐姐说了,今曰要是见不着你,就要在我们林家门外搭上一座草堂,常住不走了!”

    “这,这——”坏人目瞪口呆。

    “爹,你为什么要撒谎啊?”依偎在青旋怀中的小忆莲,眨着美丽的大眼睛,不解问道。

    她爹老脸一红,急忙抚着女儿的头发,小声道:“我的小乖乖,不是爹撒谎,只是有些人,爹是不能见的!唉,你现在年纪还小,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听他如此搪塞,二小姐哭笑不得,拉住出云公主道:“姐姐,你说怎么办?”

    肖青旋叹了声,还未说话,忆莲忽然欣喜的指着前方:“爹,姨娘,你们快看,我娘来了!”

    堤上行来一个匆匆的身影,美丽娟秀,温婉可人,望着先生笑道:“大哥,有你的信!”

    “我的信?”大哥奇了声,眨了眨眼,却不去接信,偷偷拉住那女子的手,小声道:“巧巧宝贝,你跟大哥说实话,是不是陶小姐叫你送的?”

    巧巧将忆莲抱进怀中,笑着道:“这是今曰送到我们酒楼来的,指明由你亲收,上面未有落款,我也不知是谁!”

    送到酒楼去的?这是谁来?先生接过那信笺,便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孔,急忙拆开那信封,略扫几眼,脸色顿时一变。

    “咦,好像是西洋字!”二小姐最是好奇,凑过去看了几眼,忽然喜道:“我知道了,是香君!她又给坏人写信了,嘻嘻!”

    “不要瞎说!”坏人急忙对二小姐眨了眨眼,又偷偷打量肖小姐的脸色。

    青旋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林郎,香君还给你写过几次信?”

    “这个,这个,”夫君讪讪笑着:“我回去数一数!青旋,我和香君没有什么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是吗?”肖小姐淡淡道:“每次法兰西人前来,小师妹都会捎来三个信封,我和师傅各一个,另一个是给谁的?”

    “咳,咳,是给我的吗?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他急忙打哈哈,又偷偷拉住了青旋的手:“老婆,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和小师妹,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以我的良心保证!”

    肖青旋哼了声,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香君信里说什么?你可不要欺负我看不懂西洋文!”

    先生满脸尴尬:“小师妹说,五年期限已至,她下个月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一定要教会我一句西洋文!”

    “什么西洋文?”肖小姐不解道。

    “这个,这个——”先生呐呐两句,不知该怎样开口。

    二小姐眨了眨眼,忽然拍手笑道:“我知道,爱老虎油!姐姐教过我的!”

    爱老虎油的典故,在林家乃是众口相传的秘密。望着那垂头认罪的夫君,肖青旋忍不住长叹了口气,默默拉紧他手:“你啊,你啊,家里等着一个,西洋又要回来一个,这可怎生是好?”

    先生也是阵阵头疼,这两件事情,绝非他本意,只是世事诸般变化,往往出乎人意料。莫非真如安姐姐所说,他放弃了世间权力的巅峰,上天便以另外一种形式来补偿他?

    他烦恼多多,心事重重,没想到自在逍遥之时,竟也有这许多幸福的烦恼。

    正为难间,望见忆莲动人的小脸,他猛然一惊,这才想起所为何来:“四德,四德,暄儿在哪里?”

    他这一喊,几位夫人才想起林家二郎正在和别人打架呢!诸人慌成一团,四德从堤边草丛里冒出来:“三哥,二少爷在那儿呢!”

    几人快步赶到岸边,却见前方绿柳茵茵,烟波浩淼,西湖风景美不胜收。

    在那不远的河岸处,两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扭在一起翻滚厮打,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巴,煞是好看。

    那年纪大些的,生的和先生一样的黑,脸颊涂满了稀泥,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一看便知是个不好惹的主。他此时已稳稳占了上风,将身下那幼些的小男孩狠狠压住:“小子,你投不投降?”

    下面那小孩被压住了,看不清模样。但见自己儿子占了上风,先生顿时喜的眉毛都立起来了:“暄儿好样的,打架就不能输,这才是你爹我的风范!”

    “绝不投降!”被林暄压住的那稚童,却也硬气的很,清脆的童音传来,听着隐有几分熟悉。

    “打输了还不投降?”小林暄有些恼了:“看来我要使绝招了,不要说我没提醒过你,我这一式叫做龙抓手,乃是我爹的成名绝技!纵横江湖十余年,未曾有过一败!”

    玉霜和巧巧捂唇轻笑,肖小姐红着脸白了自己夫郎一眼。先生满头大汗,忙道:“误会,误会,其实这一式叫做鹰抓手,暄儿这小子自己给它改了名字!”

    林暄身下的小男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什么龙抓手,分明就是鹰抓手,我爹早就跟我说过了!”

    林暄大怒:“龙抓手是大名,鹰抓手是小名,遇上你喜欢的女人要用龙抓手,遇上喜欢你的女人就要用鹰抓手,这些,你爹都没有教过你吗?哼,你爹的学问,连我爹都不如!”

    几位夫人同时瞪视,先生吓的脸都白了,急急摆手道:“冤枉啊,我从没教过这些,暄儿自学成才的!”

    那被压着的小男孩顿时怒了:“胡说,我爹比你爹强一万倍!”

    “是吗?”林暄哈哈大笑:“那好,小子,报上你的名号,让我看看你爹是谁?”

    “你先报!”小男孩的声音更大了。

    “好!”暄儿嘿嘿道:“说起来不是吓唬你,我爹是林三,我大哥是皇上,我是林暄。你要惹怒了我,我们三人一起打你!”

    “哼,那有什么了不起?”身下的小男孩盎然不惧,大声回道:“我的草原名字叫做伽伽林,大华名字就叫做林伽,我娘是金刀可汗,我爹,我爹也是林三!”

    林暄眨了眨眼,蓦然放声大笑:“你爹也是林三?笑死人了,天底下还没见过跟我打架抢爹的呢!”

    林伽?巧巧、玉霜、肖青旋同时大惊。

    先生脑中热血上涌,刷的冲上去,将压在上面的林暄抱下来,只见那下面的小男孩紧咬着牙,握紧双拳,面容倔强,一副不服输的模样。

    “伽儿,你,你怎么来了?”先生惊喜交加,一把抱起那幼小的林伽,吧吧亲个不停。

    “爹!”林伽兴奋的抱着他脖子:“我可找到你了!”

    小林暄睁大了眼睛,蓦然抱住他腿:“三哥,你弄错了,我才是你儿子啊!他是谁?”

    “他叫林伽,是你弟弟。”先生极为严肃的板着脸:“暄儿,你怎么能欺负弟弟呢?我教过你多少次了,一定要谦和忍让、以德服人,不能随便动拳头!”

    你教过我的可不是这些!林暄听得欣喜不已,拉住林伽的手嘻嘻笑道:“我说呢,难怪打架这么厉害,原来是我弟弟!这下你爹和我爹的学问,总算一样了!林伽,你真厉害,再过两年就赶上我了!”

    林暄随了他爹,姓子极是讨喜,与谁都合得来,小林伽听得高兴,急忙拉住了哥哥的手:“二哥,你也很厉害,出手从来都不讲套路!”

    讲套路可不是我林某人的风格!先生哈哈大笑着抱紧儿子,那边青旋已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欣喜道:“林郎,这就是伽儿?”

    她这些年来,全心照顾继承皇位的赵铮,未曾去过草原,对这小林伽,还是头一次见。见这小家伙生的双目炯炯、虎头虎脑,与林郎模样已有九分相似,顿时欢喜不已。

    “你是青旋姨娘?”林伽小手拉住她:“我娘叫我向您问好!”

    “好,好!”肖小姐抚摸着他的小脑袋,煞是喜爱。又对身边的林暄道:“暄儿,记住了,以后可不能欺负伽儿!”

    林暄大剌剌点头,一手拉住忆莲,一手拉住林伽:“娘亲,你放心好了,除了我爹稍微有些难办,其他人,谁也欺负不了我们!”

    连儿子都知道你不好惹,肖小姐笑着望了夫君几眼。

    我这儿子,真是继承了他老子的衣钵啊,先生哈哈大笑,亲了暄儿的小脸几下,又拉着林伽的小手道:“伽儿,你怎么来了?上上个月我去草原,你不是刚骑上汗血马,闹的正欢吗?”

    “是娘派我来的!”林伽昂首挺胸道。

    “什么?”先生听得大惊:“你娘派你来?你才多大年纪,怎么能走这么远的路?你娘真该打屁股——”

    “谁该打屁股?!”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蓦然在他背后响起。

    先生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面前的女子亦喜亦嗔,双眸水般温柔,含泪轻笑凝望着他:“窝老攻——”

    望见她鬓角那两朵洁白的梅花,林晚荣惊喜之中双眸湿润,紧紧握住她的手,万千柔情涌上心头。

    (全书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