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章 曹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7章 曹叡 (第1/2页)

    嘉福殿内,帷帐重重,只听得殿上有清脆的磁器碎裂之声,一股浓重的中药味着在大殿之上弥漫着。

    “滚,全都给朕滚!”

    一声厉叱,从龙榻之上传了出来,那些陪侍的太医和宫女太监一个个战战兢兢,脸色苍白,仓皇地退了下去,仿佛在这儿多呆上一刻的话,自己的脑袋还能不能呆在自己的脖子上都是一个问题。

    曹爽等三人刚进大殿,就看到曹叡在那儿发飙,曹爽心中一阵打鼓,不知道这个时候该不该上前了,万一触得龙颜大怒,曹叡还没死,自己就先给殉葬了。

    刘放可没什么顾忌的,觐见曹叡恐怕就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他抢步上前,跪在了龙榻的前面,号陶大哭起来。

    孙资亦紧跟着他跪下了,恸哭起来,只不过表情没有刘放那么夸张罢了。

    帷帐之中的曹叡形容枯槁憔悴,脸色苍白如纸,虚弱地道:“原来是刘爱卿和孙爱卿啊,卿等有何事?”

    刘放泣道:“陛下弃臣而去,臣等心中万般不舍。”

    曹叡轻叹一声道:“天命如此,人力岂可违之,朕贵为天子,一样难逃生死轮回。”

    刘放啜泣片刻,便立刻引入正题:“臣听闻陛下托孤燕王曹宇等人,臣以为万万不可。”

    曹叡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淡淡地道:“爱卿何出此言?”

    刘放道:“陛下难道忘却了先帝遗训吗?藩王不得辅政。”

    曹叡默然不语,他老爹魏文帝曹丕在位之时,便下过诏敕,藩王一律不得辅政,参与朝廷政务。曹丕生性多疑,主要防范的就是陈思王曹植,唯恐动摇其皇室根本,所以对曹氏宗族大加限制。

    “如今太子年幼,尚不得亲政,燕王拥兵自重,大权在握,如有异心的话,实为竖刁赵高也,如此以往,社稷危矣。”

    刘放循循而言,他一面陈述利害,一面暗暗观察曹叡的反应,他知道,曹叡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托孤如此重大的事,曹叡又如何不经过深思熟虑,藩王不得辅政,难不成曹叡会不知道,他既然如此安排,也必定有他的想法。想要改变曹叡的决定,至少他得有杀手锏才行。

    刘放是一个极为能察言观色的人,他看到曹叡微微有些心动,立即抛出了他准备良久的重磅炸弹:“陛下方病,曹肇、秦朗等人便在宫中与才人宫人言戏,如此作为,成何体统,陛下以这些人为顾命大臣,恐怕是有负社稷!”

    曹叡的脸色陡然一变,曹肇秦朗等人也确实是太放肆了,仗着平时自己对他们的恩宠,居然敢在宫中与宫女侍妾打情骂俏,也太不把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任何男人,恐怕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戴绿帽子这件事了,那怕是行将就木,时日无多,也会视为奇耻大辱。

    曹叡忍着一口气道:“刘爱卿,那你认为何人可任之?”

    刘放揖首道:“燕王曹宇、夏侯献、曹肇、秦朗等人皆庸碌无能之辈,断不可担得起社稷大任,唯武卫将军曹爽英明神武,乃首辅大臣不二之选。另外太尉司马懿,三朝元老,功勋卓著,可为曹爽将军臂膀,可摈除朝中异声。”

    曹爽一直侍立在侧,就等着刘放向天子推荐自己,刘放倒是没有食言,只不过在推荐自己之后,又加上了司马懿。

    这让曹爽很不爽,原来的剧本之中可没有司马懿呀,刘放擅做主张,其心可诛!

    这也怪不得曹爽不爽,司马懿和曹爽的父亲曹真虽然同殿为臣,但一直是死敌,相互掣肘暗算,曹真之死与司马懿也脱不了干系。

    所以一提司马懿,曹爽的怨念还是很大的。

    不过在天子面前,曹爽也不敢造次,只好是老实本分地垂手而立。

    曹叡呵呵地干笑两声,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停留在曹爽的脸上,冷喝道:“昭伯,这社稷大任,你可担得了吗?”

    曹爽心底一颤,跪伏于地,磕头如捣蒜:“臣愿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曹叡长长地叹息一声,目光有些黯然,虚弱地道:“起来吧,朕知道你担不起,但

  第7章 曹叡-->>(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