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章 夕阳无限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8章 夕阳无限好 (第1/2页)

    雪后初睛,诺大的皇宫全都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中,日影西斜,金黄色的光芒倾泻下来,仿佛将这一片的纯白镀上了一层金色,绚烂多彩。

    曹叡穿了一领深色的裘袍,但在凛冽的寒风之中,他那如枯槁一般的身躯还是簌簌发抖,辟邪心有不忍,竭力劝他回寝宫,但曹叡坚持前行,在辟邪的搀扶下,向嘉福门走去。

    站在高台之上,极目远眺,洛阳城楼阁亭台,尽在眼底。

    曹叡久久地凝望着,目光幽幽。

    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眺望他所统驭的土地,曾几何时,他便是这片万里江山的主宰,而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如浮云一般,他看得见,却再也抓不住了。

    “多美的夕阳啊,绚烂如画,如诗如歌,只可惜逝者如斯,辉煌的背后,将会是永远止境的黑暗。”曹叡遥望夕阳落日,无限感慨地叹息着。

    这夕阳就如同是他的生命,一点点地向着地平线坠落而去,那怕他贵为帝王之尊,也无力去阻挡黑暗死神的降临。

    曹亮和张统此刻就站在曹叡的身后,紧张地侍立着,他们从来没有同皇帝距离这么近。

    这时,曹叡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了曹亮的身上,淡淡地道:“你就是曹亮?”

    曹亮愕然一惊,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羽林郎,并不是什么朝廷大员,身为皇帝的曹叡日理万机,居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来,这也委实太让人意外了吧?

    “臣曹亮叩见陛下。”曹亮拜道。

    曹叡示意辟邪等一干宫人退下,嘉福门前,仅剩下曹叡和曹亮。

    曹亮不知曹叡何意,此刻心中倒是忐忑起来。

    曹叡神色如常,古井无波地道:“以你羽林郎的身份,居然敢在嘉福门拦阻中书监刘放进宫,你的胆色倒是异于常人啊。”

    曹亮想不到他拦阻刘放孙资的事,曹叡居然会知晓,不是说这位皇帝病入膏盲吗,怎么可能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明察秋毫,就算是他在宫中耳目众多,也用不着事无巨细到这种程度吧?

    “回禀陛下,臣不过是恪尽职守遵章行事罢了,就算有些胆量,那也是陛下您赐予的。”

    曹叡直直地盯着他,淡淡地道:“刘放孙资进宫的目的,想必你也是清楚的很吧?”

    曹亮悚然一惊,他从曹叡的如炬目光之中,感受到了一股的寒意,尽管曹叡病体残躯弱不经风,但此刻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却让曹亮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什么叫天子之威,大概就是这种吧。

    更关键的是,曹叡似乎有一种洞察力,一眼就能看透到曹亮的内心深处,让曹亮有一种无所遁形之感。

    “是。”曹亮老老实实地道,不敢再耍什么花样。

    “那你是燕王的人,还是曹肇、秦朗派来的?”

    “都不是,臣只是一名羽林郎,与燕王等并无半点交集。”

    “那你和司马懿是有仇了?”

    “没有,臣位卑职微,如何能与司马太尉交恶。”

    “那朕就有些好奇了,你既不是燕王派来的,也与司马懿无怨无仇,为何会甘冒得罪大臣的风险,力阻刘放进宫?”

    曹亮暗自感叹,整件事看得最透的,竟然是这位行将就木的当朝天子,慧眼如炬呀,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位卑未敢忘忧国,臣虽地位低微,但也知道曹氏的江山社稷来之不易,司马懿外表温良恭顺,内心险恶奸诈,如此佞臣,如果用来辅弼新君的话,主弱臣强,实非社稷之福,所以臣才斗胆拦阻刘放孙资,以绝其进谏之路。”曹亮如实禀道。

    曹叡似笑非笑地道:“你如此诽谤大臣,就不怕朕治你的罪么?”

    曹亮前世虽然是一个吊丝,但骨子里却也是傲气的很,现在面对帝王之尊,一样可以做到不卑不亢。

    “陛下,臣不过是据实而言,绝无诽谤大臣之意,司马懿鹰扬之臣,如潜龙在渊,陛下在时,尚可弹压于他,若陛下不在,他定然会肆无忌惮,纂权谋位,

  第8章 夕阳无限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