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章 密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10章 密诏 (第2/2页)

叡寿短祚薄,三十六岁就英年早逝了——剩下的这一群曹三代,真是麻绳穿豆腐——提不起来。

    现在曹叡已经熬不了多久了,八岁的幼子曹芳即将继位,顾命大臣也已经确定了下来,曹爽和司马懿辅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悬念,而曹爽作为一手遮天的托孤重臣,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被司马懿给算计了,最终身死灰灭,三族尽诛。

    当然,这也是十年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曹爽还会在首辅大臣的位置上逍遥快活上十年。

    但十年之后呢?

    想改变历史,真得就这么难么?

    就在曹亮陷入沉思之时,府中管事何福进来禀报道:“启禀侯爷,有客求见。”

    曹演微微一怔,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会有客人来拜访,太奇怪了。

    “是何人前来,可有拜帖?”

    何福禀道:“来人并无拜帖,只是口称自宫中而来,有要事求见侯爷。”

    “宫中来人?”曹演更为地诧异了,这三更半夜的,宫里来人,所为何事?

    “有请!”曹演虽然感到诧异,但却也不敢怠慢,让刘瑛及下人先行回避,大堂之上,只留下他自己和曹亮两个人,吩咐何福以礼相待,将客人迎到大堂上。

    来得客人是孤身一人,穿了一件黑色的斗蓬,斗蓬的帽子,将他的大半个脸都遮挡住了,根本就看不清此人的面目,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曹演疑惑地拱手道:“不知阁下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来人掀掉了帽子,呵呵一笑,道:“高陵侯爷,莫不是不识得咱家了?”

    虽然大堂上的烛火不甚明亮,但曹演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皇帝身边的太监,黄门侍郎辟邪。

    曹演悚然一惊,论官职,辟邪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五品官,但他却是皇帝的心腹宦官,曹叡身边的大红人。

    “原来是大内官,某有失远迎,还请大内官恕罪。”曹演客客气气地道拱手施礼道。

    曹亮也是深感莫名,因为他也认出来者不是旁人,正是今天下午陪同在曹叡身边的那位太监,虽然他不知道此人的名字,但从他和曹叡的关系来看,此人必是曹叡的心腹。

    既是曹叡的贴身宦官,此刻不陪在曹叡的身边,却出现在了高陵侯府,这未免有些太怪异了吧?

    而且此人并没有身穿插宫的服饰,而是穿了一身普通的衣服,乔装改扮,那他究竟是意欲何为?

    辟邪呵呵一笑,道:“侯爷客气了,咱家深夜造访,唐突得很,让侯爷受惊了。”

    曹演道:“大内官到敝府,让寒舍是蓬壁生辉呀,何来受惊之事,大内官请上坐。”

    辟邪道:“不必了,咱家今日乃是奉诏而来,高陵亭侯曹演,接旨。”

    曹演心头一凛,立刻下跪道:“臣曹演接旨。”

    曹亮亦在后面跪下。

    辟邪取出那封密诏,神色郑重地道:“奉陛下口谕,赐高陵亭侯曹演密诏一封,至若社稷危亡之时,方能打开,不得有误!”

    曹演接密诏在手,朗声地道:“臣曹演领旨,吾皇万岁万万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