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9章 新的思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19章 新的思路 (第1/2页)

    他们四人说话,激情四溢,曹亮插不上句,只能是默默地坐在一旁听着。

    下辨之战发生在建安二十三年,拿诸葛亮的话来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想当初,曹演、文钦、牵弘、刘靖恐怕比现在的自己还要年轻一些,都是十七八岁出头,二十岁不到的少年,血气方刚,骁勇刚劲,年轻任性,在战场之上敢打敢拼,确实都有拼命三郎的架式。

    现在的曹三代,比起他的上一代来,确实是麻绳穿豆腐——提不起来,过惯了锦衣玉食的优裕生活,享受尽了太平盛世的富贵荣华,再让他们去吃祖辈父辈的苦,再去让他们经历那些战火纷飞的铁血时代,对于这些曹三代而言,确实是力所不逮的。

    穷不过五服,富不过三代,这话还真一点也不假,曹魏之所以覆灭的如此之快,与曹三代的整体衰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司马氏纂权夺位之时,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有能力的曹氏宗族子弟能站出来与之抗衡。

    诺大的曹氏宗族,已经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曹操九泉之下如有知,恐怕棺材板也盖不住了吧。

    不过今天对于曹亮的收获还是蛮大的,他本以为老爹曹演那怕当了骁骑将军,也只是一个光杆司令,没想到他还有如此三个性命之交的战友,而且这三位战友将来可都是威震一方的赫赫名将。

    文钦就不用说了,他可是反对司马氏的急先锋,牵弘和刘靖虽然以后都臣服于司马氏,但那也不过是形势所迫,曹亮有理由相信,凭着自己老爹的这层关系,把文钦牵弘刘靖三个绑到自己这条船上,还是完全有把握的。

    这下自己算是发达了。

    本以为将来自己还要单枪匹马地去对付庞大的司马家族,眨眼之间,就得到了三个得力的干将,这个收获,可远比自己升了一级的芝麻绿豆官开心多了。

    曹演四个人则是边喝边聊,回忆往事,交谈甚是欢娱,话没少说,酒更是没少喝。

    三国时代的酒只是度数很低的米酒,而且很浑浊,善饮者甚至一顿能喝下一石酒(一石约等于二十七市斤),那怕度数再低,那也是海量了。

    曹演四人虽然没有喝得那么夸张,但每人喝个两三坛子也问题不大,酒逢知己千杯少嘛。

    最后四人皆是喝得酩酊大醉,还好此次文钦他们前来,都是带着下人来的,喝醉了也有人搀扶着回去。

    曹亮扶着曹演往后堂走,曹演嘴里还嚷嚷:“兄弟们不要走……我们今天一醉方休……”

    刘瑛看到丈夫喝得不醒人事,又恼又怜,数落道:“不能喝就别喝,喝这么多,不是遭罪么。”

    一边她又吩咐丫鬟去煮醒酒汤,给曹演来服用。

    曹亮没再扶曹演了,已经有两名家丁将曹演扶回了卧室。

    刘瑛对曹亮道:“亮儿,你也累了吧,早点安歇去吧。”

    曹亮拱手称诺,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19章 新的思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