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剑与重生 第八章 少女的生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一卷:剑与重生 第八章 少女的生辰 (第1/2页)

    “鬼母岭竟然有六阴绝尸出没……”

    “如此说来,那地方当埋藏着一截阴煞灵脉!”

    “唯有如此,才能促使鬼母岭上的鬼物产生‘尸变’,蜕化成六阴绝尸。”

    “搁在在大荒九州,阴煞灵脉稀松寻常,可在这灵气匮乏的大周朝境内,已堪称稀罕了……”

    苏奕一边思忖,一边朝沿着大沧江畔朝广陵城行去。

    “武道第三境为养炉,用‘阴煞灵脉’来锤炼五脏,足可起到事半功倍的妙用。”

    “除此,那鬼母峰上还有六阴草和极阳花,这同样是修炼养炉境的宝药。”

    “等我将修为臻至搬血境大圆满时,就去走一遭。”

    苏奕做出决定。

    这次偶遇萧天阙和紫堇,让他也收获颇丰。

    一万两白银,足以让他购买到淬体所需的各种药材。

    同时,也推敲出了和鬼母峰有关的一些极有价值的消息。

    比如阴煞灵脉!

    当苏奕抵达广陵城城门时,就见一支禁军驻守在那。

    披坚执锐,精悍肃杀。

    禁军前,还有一众大人物等候在那,个个气度不凡,明显久居上位,远不是一般的武道人物可比。

    这等豪华阵容,搁在广陵城个极其少见。

    城门附近来往的百姓,在经过时,皆又是敬畏又好奇。

    “城主大人和他的‘城主府禁军’都出动了,这是要做什么?”

    许多议论声响起。

    “原来是城主傅山和他的禁卫军……”

    苏奕虽心中也有些好奇,但却懒得去打听关注,径直走进城门内。

    隐隐约约地,背后传来那些大人物的谈笑声——

    “瞧,那不是文家的上门女婿苏奕?以前可是青河剑府的外门剑首,少年奇才。”

    “着实可惜了。”

    “依我看,该可惜的是文灵昭才对,那丫头的武道天赋之强,绝对生平仅见,难得的是姿容也堪称万里挑一,可却嫁给了这苏奕,何其不幸。”

    ……

    苏奕笑了笑,浑不在意,身影很快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不久。

    萧天阙和紫堇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外远处。

    “卑职傅山,参见老侯爷,参见郡主!”

    几乎第一时间,广陵城主傅山神色一肃,踏步上前,躬身见礼,声震云霄。

    “参见老侯爷,参见郡主!”

    傅山身后那一众大人物,以及那一支精锐凶悍的禁卫军,皆浑身一震,齐齐行礼。

    城门内外,一下子鸦雀无声,寂静庄重,

    来往百姓皆诚惶诚恐,噤若寒蝉。

    不远处,萧天阙负手于背,眸光开阖,不经意流露出一股大威严,那是久居上位者的仪态。

    再看紫堇,高挑修长的身影端立,清艳绝俗的鹅蛋脸上,带着一抹拒人千里之外的矜持尊贵气息。

    “傅山,我早已不是侯爷,让其他人全都退下,莫要扰民!”

    萧天阙皱眉道。

    “是!”

    城主傅山恭声应答一声,而后一挥手。

    顿时,附近那些大人物和禁卫军全都领命而去,不敢稍有耽搁。

    “傅叔叔,还请麻烦你照着这张药方去抓抓药,记住,要七天的分量。还有,为我和爷爷准备一个不受打扰的静室。”

    紫堇走上前,将一张药方递了过去。

    “卑职谨遵郡主之令!”

    城主傅山肃然抱拳行礼。

    萧天阙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和紫堇一起朝城门内行去。

    傅山连忙跟随其后。

    直至他们全都离开,城门附近那些百姓这才如梦初醒般,紧跟着就热切议论起来。

    傅山是广陵城之主,大权在握,只手遮天,就是广陵三大宗族的族长,也得礼让三分。

    可现在,却竟对那一老一小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这让那些百姓皆大开眼界,纷纷揣测起萧天阙和紫堇的身份。

    ……

    文家。

    房间里,苏奕坐在浴桶内。

    他眼眸闭合,一呼一吸之间,隐然有一缕缕白气缭绕,如蛇信吞吐,带着一股奇妙的律动。

    这是“松鹤锻体术”的吐纳法。

    浴桶内,是煎好的药汤,由五十余种药草熬制两个时辰而成。

    这些药草都并非修炼者眼中的“灵药”,可每一样都极其昂贵,加起来价值五百两!

    对广陵城寻常百姓而言,一年的花销也不过十几两银子而已。

    由此对比,便体现出什么叫“穷文富武”!

    有钱人,才有资格去修炼武道。

    寻常百姓就是想要修炼,都负担不起炼武所需的花销。

    作为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的文家,号称有族人上千,可真正有资格从小修行武道的,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没办法,修炼武道太花钱了!

    寻常武者要天天吃各种大补之物满足身体所需,需要购买各种药草辅助修行,就是进入学府修炼,也要交纳一笔不菲的费用。

    一般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在整个大周朝,这种情况很普遍。

    时光流逝,日影西斜。

    苏奕足足打坐了三个时辰,鼻端忽地有两道笔直如白练的气流喷出,

    气流如箭,迸射三尺,空气如被切割,产生隐隐如沉闷的风雷之音。

    吐纳如练,风

  第一卷:剑与重生 第八章 少女的生辰-->>(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