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章 雪窝子里的对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二章 雪窝子里的对话 (第1/2页)

    不到一丈的雪窝子,洞口朝南,刚好挡着外面的北风。雪窝子中间放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烧着一堆柴火,红红的火光映照着两张木然的脸。

    总算暂时解决了保暖的问题,虽然还是冷,但不至于冻死了,两人都是松了口气。

    不过两人之前一追一逃,都累的一身汗,现在被火一烘烤,汗气蒸腾,小小的雪窝子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汗酸味。

    闻到这股味道,崔秀宁既尴尬又恼怒,言语也更加不善。

    “你这个人渣,就该把牢底坐穿。现在好了,连累的我给你陪葬!”

    想到再也难以见到父母家人,崔秀宁的语气愈加恶劣:“在国内第一次追捕你时,我不应该心慈手软,当时要是果断开枪,就不会有今天的事。”

    她的目光充满厌恶和愤恨,手关节捏的咯咯作响,还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似乎随时会动手。

    李洛烤着火,懒洋洋的,目光有点散的瞟着她,“当个警察至于这么认真?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崔秀宁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逃犯,她猛然站起来,用棍子指着李洛,居高临下的咬牙道:“虽然我现在无法逮捕你回警局,但可以狠狠收拾你一顿,你信不信?”

    “别拿棍子当枪。”李洛看都不看她,拿起两根枯树枝,好整以暇的敲敲上面的残雪,慢悠悠的加到火堆上。

    崔秀宁继续挑衅的说道:“看你年纪轻轻,人模狗样,可惜已经犯下盗墓罪,文物走私罪,故意伤害罪。”

    “人活在世,总要有点价值,像你这样的社会渣滓,连不事生产的造粪机都不如。考不上大学的人很多,别人都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可你呢?妄想一夜暴富,铤而走险,害人害已。”

    李洛点上一支烟,置若罔闻,理都不理,完全就是顽固不化的神态。

    崔秀宁看他的态度如此不老实,顿时更加愤怒。

    “你给站我起来,我们外面单挑!站起来!”

    她厉声呵斥间,棍子往前一伸,离李洛的脸只有几厘米。

    “你够了!”李洛一把打开棍子,“呼”的一声站起来。

    “你是警察,我是逃犯!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告诉你,这时代的残酷会远超你的想象!如果你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除了化敌为友没有任何出路!”

    崔秀宁恨恨瞪视着李洛,想不到他突然就爆发了。看着李洛带点狞狰的表情,她突然有点畏惧。

    “别给我说教!”李洛指着自己,“我今年才二十二,就已经打下上亿的身价,这都是搏命换来的,可现在全特么完了!白白便宜了瑞士银行!”

    “我也曾经想好好读书,将来做个小富即安的白领。可我三岁就被人贩子拐卖,至今不知道亲身父母。”

    “八岁之前,养父母对我还不错,可等到他们自己终于生下孩子,对我就变了。那些年的那些事,绝对会让一个孩子发疯!我能有今天,还算个正常人,已经不错了。”

    崔秀宁呆呆听着,手里的棍子不知不觉掉到火堆。

    “你说,我有健康成长的资本吗?能念完初中就谢天谢地,想好好读书,不存在的。我十五岁就混社会,十六岁就加入一个盗墓团伙,十九岁开始贩卖文物,挣到第一个千万。你知道我有钱后干了什么吗?”

    李洛露出一丝令崔秀宁心悸的笑容,“我花钱打听到了当年拐卖我的人,把他抓起来问,是从哪里把我拐走的?我想找到亲身父母。”

    “可那个人贩子说,他拐卖的儿童太多,涉及的地方也太多,已经完全忘记我是哪里人了。他倒不是撒谎,而是被拐卖的太多,他真的忘记了。这么办?简单,我挖了个坑,活活把他埋了……”

    崔秀宁干巴巴的说道:“原来,你还是杀人犯。”

    李洛坐下来,“只杀过一个。”

    “那你也是杀人犯。那人贩子是该死,可你也没有权利剥夺他的生命。”崔秀宁突然感到很无力。

    李洛冷笑:“那让谁来剥夺他的生命?谁来惩罚他?要不是我,他现在还是活的好好的。他逍遥法外这么多年,做过这么多坏事,你们为何抓不到查不到?”

    崔秀宁苦笑:“警察不是神,我们只能敬职敬责,却无法确保结果。”

    李洛摇摇头,“算了,咱不说这些,没劲。还是商量接下来咋办吧。一句话,我们要活下去。”在小警花面前吼了一通,他的心绪终于

  第二章 雪窝子里的对话-->>(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