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章 先赚一点小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九章 先赚一点小钱 (第1/2页)

    李洛找到桥头杂货铺子,看到铺子外面挑着一面旗子,上书“宋记大店”四个繁体汉字。高丽没有自己的文字,当然只能用汉字。可村里一个小杂货铺,也用个‘大’字,倒是很有韩国特色。

    “宋记大店”其实也就是一户人家,但这户人家明显要比其他人家殷实,不但院子更大,而且还是两进,前面两间就是店铺,后面是住房。

    李洛跨进院子,发现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一个中年汉子坐在柜台后面烤火。此时一个高丽女子刚从后面出来,看到李洛立刻又低头返身小跑回去,好像李洛是个坏人。

    李洛随便一打量,店里有铁器,布帛,油盐,粮食,针线等物,但每样都不多。

    看到李洛进店,店主懒洋洋的站起来,他打量一下李洛,目中露出一丝惊诧。这客人是生面孔,穿戴都挺寒酸,但看模样又不像是一般人,一般人没有这么好的气色,也没有这么神气。

    店主立刻收起傲慢,一脸笑容的说:“小兄弟要什么货?”

    李洛勉强听清他说的话,简短的说:“粮食。”

    “小兄弟要米还是麦?要多少?”

    “麦子,两升,多少钱?”李洛尽量用简短的词,以免对方听不懂。

    听到李洛只买两升麦子,店主的笑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不过这年头日子难过,按升买粮的人很多,倒是不丢人。

    “十五文一升,两升三十文。”店主一边说一边走到米缸边,拿起一个竹筒准备量麦子。

    李洛顿时感到身上有点发热,底气不足的说:“二十九文,行不行?”

    店主摇头:“不讲价,这粮食还要涨。蒙古人又要征倭,今年朝廷征粮太狠,村里的口粮差得远。估计到过年,一石麦子两贯钱也是有的,一石白米,更是要涨到三贯以上。”

    那就是一升麦子二十文,一升米三十文。就是李洛,也知道这意味这什么。这个年关,一定会有人饿死,而且不会少。

    店主说了一段古韩语,具有外语天赋的李洛连听带猜的算是听明白,他本来就精通韩语,立刻对古韩语有了更多的认知。

    “宋店主,要过年了,贵家的对联可有准备?”李洛听老板提到过年,立刻蹦出来一个念头。

    店主倒是勉强听懂李洛这句古韩语了,但不懂李洛的意图。

    “那倒是没有。”宋店主也懒得问李洛有什么意图。

    李洛自带潇洒的笑道:“在下李洛,出身仁州李氏,李藏用相国正是在下叔祖。在下虽未科举,但写字算账却也熟练……”

    李洛话还未说完,宋店主的脸色变了,本来挺直的腰杆好像无形中被猛然压了一下。

    “你……郎君竟是李氏子弟?李相国的侄孙?”宋店主的态度虽然变化很大,但显然很难相信。

    看这李洛的长相气色,应该出身世家大族无疑,起码也是过惯好日子的。可是他的衣服帽子,根本和村里的农夫没什么两样,哪有丝毫富贵可言?

    李氏子孙,再落魄也不至于如此打扮。李藏用就算已死,也是人尽皆知的大人物。仁州李氏更是顶级世族,出过七个王妃,立过几个大王,是执掌大权近百年的外戚世家。即便现在没落了,那也是高高在上。

    可他就算不信,世家大族的威压仍然让他不敢出言质疑。

    李洛并不奇怪对方的反应。高丽等级森严,而且固化严重,上流社会的世家大族靠着垄断官位权力,已经积威千百年,绝对是底层百姓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在古代高丽朝鲜,世族子弟不光是个出身那样简单,还是个头衔。

    “数十年前,因为蒙古东侵,为了留条后路,家祖带家父去了中原。后来家父在中原成家立业,是以在下乃是在中原出生长大。”李洛说道。

    “原来李郎君是在中原

  第九章 先赚一点小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