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章 只剩三文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十章 只剩三文钱 (第1/2页)

    这副对联,在后世能把人俗的吐出来。可在宋守业眼里,却是好的不能再好,远远超出了心里预期。尤其是对他这个小商人来说,更是最好的吉祥话。

    还有这字。宋守业当然不懂书法,但只要他不瞎,就知道李洛这字强过林学究太多。要是逼他评价,他只能说好看,气派。这样一幅对联,在宋守业看来,不是小门小户能贴的上的。

    就算付出一吊钱,他也认为不亏。

    “李郎君真不愧是李氏子弟,大才!大才!小人服了,李郎君就算不靠家族荫举出仕,也必能中进士做高官呐!”宋守业半是惶恐半是讨好的说道。

    加上这副对联这笔字,他判断李洛必是世家子弟无疑了。

    “作为世族子弟,在下确有出仕为官报效朝廷之念。如今在这江华岛,也就暂居罢了。借此感受一番民间疾苦,日后做官也通晓民情。”李洛放下笔,语气淡淡的负手而立。

    宋守业不禁弯下了腰,觉得这李郎君带给他的威压越来越大,让他如坐针毡。

    李洛心里暗笑,嘴上说道:“宋店主,你我相逢微时,也算一个缘分。日后在下回到仁州,必不忘今日。”

    宋守业听的心尖一颤,这话究竟何意?他无法判断李洛的意思。要是李洛再开口借钱可如何是好?他小门小户,如何能满足世家子的胃口?

    “小人三生有幸,竟得李郎君抬举。郎君但有需小人效力之处,小人莫敢不从。”宋守业硬着头皮说道。他打定主意,哪怕吃点小亏,也绝不能得罪李洛。但如果还是借钱,那只能硬说没有。

    “在下刚才写的对联,宋店主也看了。若是在下包写附近村民的对联,让你代卖如何?”李洛说道。

    宋守业苦笑道:“郎君初来此地,必不知晓。如今赋税太重,村民日子艰难,饭且吃不饱,哪来余钱购买对联?

    郎君莫看一副对联润笔费不过三十文,可如今纸贵,加上纸费,一副对联的成本少说也要七八十文,能买五升粮食。”

    李洛有点失望,“只七八十文,竟也如此窘迫?”

    宋守业弯腰说道:“好教郎君得知。如今只说摩东寨,一百多户人家,此时能拿出一贯钱的,最多十户罢了。至于大多数人家,吃了上顿愁下顿,哪有余钱买对联呢?

    郎君光临小店半天,未曾来过其他顾客,便是此理。以至小店难以为继,关门闭店怕是不远。今日若不是李郎君,小人也打算省了对联的钱。”他虽然叫苦堵住李洛借钱,但说的也算实情。

    “哀生民之多艰兮!”李洛半真半假的忧叹一声。既然此路不通,只能另想办法了。

    宋守业恭维道:“李郎君慈悲心肠,日后必能为我等小民做主。”

    李洛知道,今日只能搞到这点钱了。在他看来,不怕门道深,就怕吝啬人。吝啬人爱财如命,向来最是难搞。自己假借世家之威,连恐带吓软硬兼施的一番揉搓,这宋守业也只出了一百文钱,再多就难了。

    不过,接下来宋守业倒是多给了李洛一升麦子,又以便宜二十文的价格卖给李洛一只吊罐,便宜三十文的价格卖给李洛一把柴刀,算是又出了五六十文钱的血,已经很买李洛的面子了。

    吊罐花了四十文,柴刀花了五十文。李洛一吊钱的润笔费,顿时只剩下十文。

    又和宋守业了解了一下当地的情况,最后李洛带着一个吊罐,一把柴刀,一小袋麦子出了“宋记大店”,宋守业恭恭敬敬的送到院子门口。

    看到李洛的背影消失,宋守业长长出了口气,如释重负。

    李洛掏出表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他没有心情在村寨里闲逛,径直朝回走。不过一路上遇到几个村民,都是目露惊奇的打量他,还有人问他的来历。

    李洛用亲和而又带点傲慢的神色打着招呼,顺便透露出自己的世族出身,然后将面带惊疑和畏惧的村民扔到脑后。

    “是真的吗?”

    “像是真的,可这穿戴不像啊……”

    “这年头的事谁说得清?不管真假,横竖不要得罪就是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议论,李洛知道暂时是不会有太多麻烦。

    回到荒院新家,看到崔秀宁还在烤火,不过她并不孤单,还有一只狐狸趴在火堆的另一边。

    那狐狸似乎知道这里的新主人对它没有恶意,显然胆子也大了起来,干脆跑到厢房火堆旁烤火,只是不敢离崔秀宁太近。

    崔秀宁显然也有点防备母狐,因为她的手里有根棍子在拨火。

    看到李洛进屋,女人和母狐全都向他看过来,一人一狐的眼神都不太友善。

    “这狐狸还真是狡猾,好像会读心术,竟然不怕我们。”李洛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来。

    崔秀宁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它在烤肚子,估计怕冻着崽子。”后半句当然说的狐狸。

    “看来野兽未必真的怕火。”

    “你哪来的钱买罐子和柴刀?现在我们还真缺这个。”

    “我给店主写了福对联,又拿出身吓了吓他,才搞到这些。三升麦子,一把柴刀,一个吊罐,还剩十文钱。”

    “倒不算是诈骗和恐吓。我用吊罐烧开水喝,你劈点柴晚上烧炕。”

    “警察,麦子怎么吃?和开水煮吗?”

    “我觉得生吃最好,虽然肯定不好吃,但能最大限度保持营养。这三升麦子我们慢慢吃,今晚先吃半升。”

    

  第十章 只剩三文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