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一章 相对发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十一章 相对发愁 (第1/2页)

    崔秀宁嚼着麦子,视角的余光发现一双亮晶晶的狭长眼睛看着自己,似乎还在舔舌头。待她回过头,觉得毛茸茸的母兽尤其可怜。

    崔秀宁不敢再看,感觉麦子也不甜了。

    “看它的样子,真会吃麦子。”

    “现在下大雪,连老鼠都躲起来了,村里家禽也奇缺,它怀着崽子行动不便,所以不能出去觅食。”李洛吃完麦子,开始削竹筒。

    “我倒是想给它一把麦子。”崔秀宁蹙着眉。

    “你是女人,心软正常。但是一把麦子真救不了它,该饿死还是会饿死。就像这村里的人一样。”

    “会有人饿死吗?”

    “会。今天才腊月初三,已有不少村民快没粮食了。要熬到明年春暖花开,恐怕很难。”

    “这点麦子省着点吃,应该能吃三天。我决定明天去野外挖点野菜,兑着吃总会多吃几天。”

    “算了吧。这么厚的雪,你去哪挖野菜?怎么也要等到雪化。再说你不会韩语,更不懂古韩语,出门连交流都不行。”

    “官府会不会救济?”

    “官府已经下了安民告示,说要邻里提携,共渡难关,没提放粮赈济的话。”

    “狗屁的官府,拿走百姓的粮食,不管有人饿死。”

    “这个话题没劲,不谈了。今天宋老板告诉我,几天之内应该会有村正上门,给我们办理户籍落户。”

    “怎么落户这么容易?我还以为很折腾。”

    “这些年高丽人口损失很大,巴不得外来人口落户,也好承担赋税徭役。多一户人家,就多一户剥削的对象。”

    “我们现在哪有钱粮交赋税?村正上门,这次是不是还要征收?”

    “老宋说,那是一定要缴纳的。我们没有田地,不用缴纳农税,却要缴纳口税和征东税。”

    “这……现在我们吃饭都难,哪里还能缴税!要交多少?”

    “口税每人三百文,征东税按照田亩和户口来算,大概每人再加两百文。”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整整一贯钱缴税?”

    “是的。”

    “不交会有什么后果?”

    “有财产就没收财产,没有财产就抓人。”

    “坐牢?”

    “不是。是抓去服劳役抵偿赋税。男的做民夫,女的到官纺局做工,很多人会被累死。”

    “那咱们跑吧……算了,我们这样子能跑哪里去。”

    “一贯钱,倒也不至于让我们跑路。只是时间紧了点,腰带暂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买主。”

    “你有什么法子?”

    “目前也没有好的办法。这地方你也看了,居民太穷,河里没水,我们自然难找到钱。”

    “你今天不是了解了一些情况吗?都给我说说。”

    “行。这江华岛虽然不到中国半个县大,但因为江华岛当过四十年高丽的都城,所以行政级别是郡,也有近十万人口。

    像摩东寨这样的村子,岛上有上百个,最繁华的是江华山城,也是当年的行宫所在,现在有郡守官衙。老宋说江华山城有一万多人口,有钱人也比较多。”

    “那我们可以去江华山城碰碰运气,要是能卖掉腰带就好了。”

    “进城要收进城税,每人50文,两人就是100。”

    “我去,这也要钱?还有天理吗?”

    “其实还不止花100文。我们在岛南,山城在岛北,要走50多里路,来回超过百里。”

    “明白了,当天肯定回不来,必须要住店,又要钱。再说,我们也没有支持走100里

  第十一章 相对发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