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82、783节 还是大宋厚道…狠毒的战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782、783节 还是大宋厚道…狠毒的战术 (第1/2页)

    兰甘亨今年刚好四十,身材壮实,脖子上挂着黄金宝石佛珠,微黑的面容犹如石雕般冷峻,说话间铿锵有力。他已经在位十几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后世泰史上所谓的“兰甘亨大帝”。

    “李唐的野心和贪恋狠毒,就像山林中的大蟒蛇,河中的食人蚂蝗。我们,根本不能指望他们退兵。”兰甘亨双手合十,“只有拼死一战,才是真正的觉悟和智慧,佛祖不会保佑懦弱愚蠢的人。”

    很明显,拥有坚定意志和强悍体魄的兰甘亨,是一位合格的联军统帅,并没有因为听到李洛亲征的消息,就乱了方寸,失去斗志。

    “可惜,李洛是绝对不会按照我们的规矩,和我们斗将斗帅的。要不然,我倒是想向他发起斗帅决斗,亲手杀了他。”

    中南半岛诸国打仗,很多还停留在斗将的传统。双方对阵,往往主帅单打独斗。将对将,兵对兵,斗个几场就能分出胜负。

    兰甘亨自小苦练素可泰拳,个人徒手搏击武力很强。他曾经赤手空拳在战阵上和一个叛乱的部落首领单独决斗,不但活生生打死了对方,还让对方死了都被废。

    “暹罗王说的不错。”海宋使者向完赶紧说道。

    “要说对李洛的了解,谁也比不过我们大宋。几年前大宋还是李洛的盟友,结果如何呢?他想灭就灭,完全不顾蒙元虎视眈眈,对于这样的虎狼之辈,只有狠狠打。要是这次能灭了唐主,不但足以保全社稷,还能占了蒲甘安南,甚至占了云南岭南!”

    真腊王也说道:“兰甘亨说的对。就算李洛亲自来又如何,他同样会死。我就不信,唐军不会打败仗。哼,这是我们的地盘,还有这么多兵马,怕什么!”

    真腊王年纪比暹罗王大,可同样战心如铁。这东边的安南,都变成了唐国交州,他如何不怕?只能选择拼死一战。

    为了对抗李唐吞并,这两年他可是把八成的税收花在兵事上,当然要狠狠打一场。

    听到众人都要死战,八百媳妇国王孟莱,也只能否决投降纳贡的心思。

    “唉,还是大宋厚道啊,从来都是以礼相待。这李唐,实在不像话。”孟莱叹息这说道。

    他年纪最大,实力也最弱。想到当年去临安朝拜大宋皇帝,对方的大方和热情都让他怀念。

    “大宋是厚道,大宋皇帝和相公是好人呐。”真腊王也叹息,他当王子时,也是去过临安的。

    兰甘亨本人没有去过临安,但他也不否认,大宋真的厚道。

    海宋使臣向晚很是感动,“谢过几位大王了。等这次大败伪唐,斩杀李洛,还请三位帮助大宋恢复江南。到时,这安南蒲甘占婆故地,甚至云南,都可以让给你们!”

    真腊王和八百媳妇王,闻言都是眼睛一亮,厚道啊。

    唯独暹罗王兰甘亨,心中冷哼。哼,李洛这么容易被斩杀?真是笑话。

    向晚提醒道:“暹罗王,唐军火器很厉害,对我们的战象威胁很大。这也是在下最担心的。来之前,官家和陈相公交代,一定要小心李唐的火器,千万不能贸然冲阵,给李唐火器逞威的机会。”

    “还有,我联军虽然兵马众多,可军阵上远不如唐军。万不可以军阵与其堂堂对战。”

    兰甘亨摸着胸口的黄金佛主,“这次战法,我已经有了主意,是不会和唐军拼战阵的。”

    他拔出腰间镶嵌着宝石的黄金匕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再在圆圈中心一戳,“我要四面围攻,看似乱打一气,但乱中有序。”

    他又拿出一副简陋粗糙的地图,“不要守萨尔温江(怒江)了。唐军可以选择任意的地方渡江,我们要是傻乎乎的守,那就被动了。”

    “把守卫怒江的几万兵马全部调回来,回清迈!”

    真腊王扫帚般的浓眉一扬,“萨尔温江不守了?把唐军放入清迈?”

    八百媳妇王急了,瞪着浑浊的眼睛,“不行!兰甘亨,你可不能这么干!这清迈可是我国的王京所在,心腹重地,怎么能主动把唐军放进来?这萨尔温江,就是佛祖赐予的天险,竟然不守,这是什么道理?!”

    这个老男人生气了。清迈可是他的地盘,不守怒江直接把唐军放过来,损失最大的不是暹罗王,也不是真腊王,是他。

    向晚却是眼睛一亮,觉得兰亨肯定有所思谋。

    “孟莱大哥,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兰甘亨摆手止住恼怒的孟莱,“萨尔温江是守不住的。蒲甘如今是李唐一州,要渡船有渡船,要浮桥有浮桥,要民夫有民夫,哪里不能渡江?守江…又能守多久?空耗兵力而已。”

    “我不但要把唐军放过江,还要放他们过宾河,直接在宾河之南,坤丹山之东,决战!”

    “不行!”孟莱苍老的身躯猛然站起来,“江也不守,河也不守,把唐军直接放进清迈城外,仗不是那这么打的!那样我国就完了!”

    真腊王拉着孟莱,“好啦,你先别发怒,让暹罗王把话说完。要是理由说不了我,别说你了,就是我真腊也不会同意的。”

    他转头看着兰甘亨,目中满是质疑之色,“暹罗王,要是你今日不能说服我,我立刻率兵离开,各打各的。”

    兰甘亨石雕般的脸上露出一丝冷峻的笑容,“我军最大的优势,一是人多,二是本土打仗,三是有五六万战象!”

    “人多,未必能奈何的了骁勇善战的唐军,本土打仗也不能指望一定打胜仗,咱们最大的依仗,其实还是五万六千战象!”

    “可战象最怕火器声响,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唐军火器一轰,我军战象有多少头敢冲上去?”

    “那么,如何让战象顺利的冲入唐军大阵,就是我军打败唐军的关键。没有任何军队,能抵好几万战象的冲击。元军不能,唐军同样不能!”

    “清迈城外,大片平野,非常有利于战象冲阵。只要用象阵合围唐军,四面冲阵,就能迫使唐军将火器布置在四面,这样他们每一面的火器威力,就减小很多了。”

    他说到这里,众人已然明白,海宋使者向晚更是点头。这分明就是诱敌深入,四面合围的法子。

    但若仅仅如此,那肯定还不行,也太简单了。

    却听兰甘亨继续说道:“……郎斯坤军(民兵)在前,吸引唐军火器弓箭,战象在后,塞住耳朵,让战象驱赶民兵有进无退,战象之后,就是骑兵,骑兵燃放爆竹……就这么四面重重合围,一浪浪冲锋…”

    众人听到这里,就是本来最担心的孟莱,也露出笑容。

    唯一的问题是,这战术太狠毒了,需要拿十六万郎斯坤军作为牺牲!

    兰甘亨的战术,的确能将战象成功的驱赶到唐军阵前。死伤最大的,是最前面的郎斯坤军。等于是拿十几万郎斯坤军的命,来换取五万多头大象冲击唐军的机会。

    兰甘亨真是够狠,竟然毫不顾忌十几万郎斯坤兵的死活。但是,这么干的确是唐军难以破解的战法。

    唐军的火器再厉害,却布置在四面,又被郎斯坤军消耗弹药。而郎斯坤军就算畏惧火器,在后面象阵的驱赶下,无法后退,无法往两边跑,他们只能拼死往前冲。

    战象被塞住耳光,前面有郎斯坤军当盾牌,后面有骑兵燃放爆竹驱赶,也只能往前冲。

    唐军的骑兵,也不可能和战象对冲,那是找死。

    就这么一层压着一层,最终让几万头战象冲到唐军大阵上。那么唐军再强,也会崩溃。然后骑兵跟进冲杀,步兵和僧兵再掩杀,就算不能斩杀李洛,那起码也是一场大胜!

    这个战法执行起来不难,也没有破绽。

    完全可行!

    兰甘亨说完,却没有得意之色,“我担心的是,李洛不是一般人,他要是想到我军这个战法,那就很难奏效了。”

    孟莱道:“倘若唐军过河后不分兵,那么肯定没有想到这一点。要是他们过河后立刻就兵分数路,这战法就不奏效了。”

    他认为,唐军一分兵,联军就必须要分兵应对,这个战法就没有实施的机会。

    “不。唐军就算分兵,我军仍然可以这么干,他们分几支,我们就分几支,一样用这个战法。”兰甘亨摇头,“就怕李洛想到这一点后,不给我军从容布置的机会,那就难了。”

    真腊王道:“他又不是鬼神,哪里这么轻易就知道我们怎么想?就这么干吧!”

    

  第782、783节 还是大宋厚道…狠毒的战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